網站可以下單的都是正常發貨的請大家放心購買


淘寶單號網

單號網發空包:淘寶店主代購服裝涉走私、逃稅被判10年 引發爭議

更新時間:2018/11/7 / 閱讀次數:538



單號網發空包:11月7日消息,一位淘寶店主的負疚信惹起了不少網友的關注,負疚信中稱,店主由于做進口代購被判刑十年,并處分金550萬。有網友質疑,僅僅由于代購就要判十年之久嗎?也有網友表示,判刑了為何還能上網發負疚信?

帶著這些疑問,中國之聲昨天(6日)專訪了涉事淘寶店主的丈夫萬先生。萬先生表示,負疚信是他替妻子寫的,而妻子游某確實被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問決了10年有期徒刑,目前關押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

游某的丈夫萬先生說,2006年,賦閑在家的游某開了一家淘寶店,主要運營女裝。2013年,不再滿足于僅從內地批發服裝的游某,在朋友的引見下開端從香港進購款式新穎的服裝中止銷售。

從2014年起,游某的生意逐漸有了起色,她跟一個做淘寶的同行一同租了一間辦公室和一個倉庫,并且延聘了專職的客服。但是好景不長,2017年3月20日,當游某從香港回珠海時,被珠海九州港海關控制。

萬先生通知記者:“當天他們就派了幾十號人分別去了我們家、辦公室、倉庫,加上員工的家里,以致連跟她一同辦公的淘寶店店老板的家里都中止了搜索,同時也把這幾個相關的員工和那個淘寶店老板都抓進去了。”


第二天,游某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7日游某被逮捕。

2018年2月24日,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問決,被告人游某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分金錢五百五十萬元。被告人不服一審問決,提起上訴。2018年7月18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問決,維持了一審問決。

單號網發空包  關于法院的判決,萬先生表示并不能理解,固然他招認有部分貨物確實是經過香港的“水客”帶入境內,但是大部分貨物是經過順豐快遞從香港寄回珠海,而順豐在寄件收費時曾經將稅款交納。

萬先生說:“當時我們也曾經討論過這些法律風險,但是后面一聽說是上市企業順豐做快遞,這個時分我才放心了一點。由于順豐作為一個上市企業,應該一切都比較正軌的。在香港交給它的包裹,是一個業務拜托,他是有代幫客戶交稅的條款的。而理論上,順豐快遞到我們家的郵件,需求交稅的時分,我們也交了,不需求交稅的肯定就不需求交。”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書顯現,從2013年5月起,被告人游某開端在香港向香港名家等多家服裝公司經過刷卡支付的方式大量采購各種服飾,其在香港所購服飾全部經過快遞郵寄、雇請“水客”偷帶及自行攜帶等方式走私入境,并由其網店在境內銷售牟利。判決書中稱,順豐及明豐快遞公司在收件人為游某的快遞包裹中未查到海關征稅記載的情況說明。

關于此次的判決,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岳運生律師以為,法院的判決契合《刑法》中的相關法律規則。

岳運生指出:“由于被告人犯的是走私罪而不是逃稅罪,他偷逃關稅的數額特別龐大,按照國度刑法的有關規則,數額特別龐大的情況下起刑點就是十年。所以說判處十年有期徒刑其實都是從輕處分了。罰金也是一樣,由于他偷窺偷逃稅款的數額特別龐大,所以五百五十萬元的罰金也是在法定的處分范圍內的。”

不過,關于法院判決,萬先生還提出了一些疑問,比如,法院當時懇求游某自己提供快遞包裹相關的征稅證明,但他提出,自己并無權限去調取這些資料。再比如,判決書顯現,游某在香港刷卡置辦并走私入境的服飾金額合計錢1000多萬元,偷逃稅款達300多萬元,萬先生以為,在香港刷信譽卡并不都是用于進貨,以刷卡流水作為走私數額的依據并不合理。對此,記者昨天多次聯絡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截至發稿,法院方面暫未接受采訪。相關人士表示,今天可能將對案件做出正式回應。

單號網發空包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將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其中明白規則,一切電子商務運營者都應當辦理市場主體注銷,且依法實行征稅義務,電子商務運營者未取得相關行政容許從事運營活動的,將依照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則處分。那么,電商法的實行會給代購等行為帶來哪些影響?岳運生律師解釋,只需按照現行法律照章征稅,《電商法》的實施對代購行為沒有影響。

岳運生說:“由于正常代購的話,按照往常的法律規則,代購的商品假設超越一定的限額,也應該申報和交納相應的稅款。你假設不申報不交納相應的稅款,超越十萬元以上,就應該是涉嫌構成走私罪了。所以說,關于正常的代購,《電商法》的這個規則跟現行的法律規則是一樣的,必需照章征稅。假設照章征稅了,那就不觸及到犯罪,你不照章征稅超越一定的限額,那就可能涉嫌構成犯罪。”

空包網 http://www.fccycj.tw

上一篇:空包網哪個好:“雙11戰報”十個包裹兩個來自拼多多

下一篇:單號購買網:超16000億!進博會阿里巴巴蘇寧京東等電商平臺大采購

最新文章

最熱文章

上海天天彩选3